陈彦河的艺术观:重拾中国水墨精神

编辑:小豹子/2018-08-20 14:59

  早在二十年前李小山发出了“中国画已到了穷途末路”的声音,这是85思潮的精神主流反传统的信号。那么艺术家是否一直带着镣铐在创作?真正的传统中国画精神到底是什么?时至今日,在日渐衰微的中国画坛遭到西方艺术革新精神的重磅连击之后,于困惑与激荡中,在当代水墨画里发现了生机,并踏上抵达精神深处之路。

  文/滕黎

  ?

  ?

  神性缺失的文人画:小我的聊以慰藉

  陈彦河曾经在西安美院研习中国画,但是他对传统意义上固有的笔墨模式心怀疑虑。他认为秉承汉唐的传统中国画精神既博大又雄浑,应该是高度自信,具有阳性、向上的一种精神状态。但是自从文人画形成以后,变为传达一种愤世嫉俗、小恩小怨、逃遁避世的感觉。随着文人画逐渐成熟,中国画表现真正精神层面的追求反而在逐步丧失。

  陈彦河的艺术观:重拾中国水墨精神

  所以他对于“文人画”不以为然,也不认同别人用这样的词汇来形容他的作品。多年来收藏古玩的经验,使陈彦河的脑海里对中国的壁画、青铜器、漆器、石刻等艺术品形成了一种习惯性的分析。他说,汉代时期的石刻造型非常简洁概括,例如汉代画像石中的马,似乎仅是几个简单的线条,就凸显出一种雄强、猛烈、充满张力的精神。但是到了宋朝以后,受到中国画的影响,一直到明清时期的石刻,量感与力度都在减弱。更注重外表的刻画,而那些琐碎繁复不过是一种障眼法罢了。

  陈彦河的艺术观:重拾中国水墨精神

  神性是他的最高追求,他说可以从中国的早期壁画中一窥端倪。那个时候的作品仿佛一半天造一半人造,那似乎不是出自人之手,而是神在驾驭。因为当时人们对佛道、鬼神的崇拜非常的彻底,达到了一种完全融入的状态。而这恰恰符合了艺术家最需要的真实感觉。伴随着物质文明的发展,世俗化的转变降低了人们对崇拜的认识,也削弱了神性的精神层面。如今我们需要重拾的是,个人对艺术本体的真实感受。

  革新的西方艺术:忘我的强大力量

  回顾近代之中国,林风眠、吴大羽等代表性的人物做过一些有益的尝试。但是到了文革时期,艺术创作完全出于政治的需要,在这样一个被压制的年代里,艺术几乎处于共产主义信仰的创作状态。直到改革开放以后,随着西方大量的资讯纷至沓来,西方文化和中华文化不断地撞击,中国艺术家开始重新审视老祖宗留下来的笔墨,发现了更多新的可能,这也为当代水墨凿开了一扇门。

  几千年来中国人的笔墨意趣有着惊人的相似性与稳定性,致使后人一拿起毛笔,就遵循在前人的笔墨技法里唯唯诺诺,俯首称臣。没有自我,没有想到此时此刻要表现自己什么样的艺术感觉。于是在当今各式各样的展览中,看似琳琅满目,实则千人一面。当艺术品缺乏生机,也就缺乏了打动人的力量。陈彦河表示,我们可以参看大量前人优秀的艺术作品,但是当拿起画笔,就应该忘掉一切,忘得越彻底画面就越出彩。因为潜意识会通过画笔渗透出来。

  作为从事当代水墨创作的艺术家,陈彦河认为一定要对东西方艺术都要有所了解。近代的西方艺术经过了毕加索、杜尚以及后期艺术家的一系列变革,被打破摔碎又重新拾起来,呈现出了新的面貌。那是一种统治的力量,忘我的强大。他说对于中国古代书法要重新认识,为什么古人写得如此好,实际上现在的技法并不输于古人,深究其根本在于精神层面不够强大。直至近代的中国书家如于右任、林散之、王遽常等仍然是沿袭传统,并没有根本性的突破。而同时期的日本出现了井上有一,他做出了革命性的变革。

  探索中的当代水墨:自我意识的凸显

  对于描述文学性、故事性或者是带有所谓哲学意义的艺术作品,并不完全符合当代艺术的感受。陈彦河认为每个人在深层次都有一种要释放自我的需求,或者是表达对社会现象一种潜意识的看法。当代一些艺术家通过捉摸不定的水墨、线性的表现方式,绘制出自身也难以名状的一些图示与样式。中国当代的石虎做得较为突出,他以具有神经质的线条表现人们当下一种没有安全感的状态,敏感、惊慌、躁动不安。

  陈彦河的艺术观:重拾中国水墨精神

  实际上中国水墨发展到今天,它的空间凤凰彩票网(fh643.com)越来越大,要释放的东西还很多。包括国际上很多知名艺术家实际上都受到了东方的影响,包括荷兰威廉·德·库宁的大写意油画、意大利翁贝特·波丘尼的雕塑、瑞士贾科梅蒂的雕塑等。那他们传承的当然不是中国画的笔墨技法,而是一种意象的最自我的表达方式。到底何为传统中国画之精神?其实中国历代都有这样一批艺术家没有因循守旧,而是走在当时的最前沿,发出时代的最强音。魏晋二王如此,清代青藤八大亦如此。

  陈彦河的艺术观:重拾中国水墨精神

  谈到自己的创作,陈彦河通过分隔空间的色块、线条,试图表现一种既混沌又概括的艺术感觉。他的墨色晕散出各种变化的神秘意象,隐隐约约、懵懵懂懂。他的线条极富韵律感,时常爆出激越的高音,又或是深沉的低音。仿佛在述说当今社会难以说清的意识状态。他的作品脱离传统意义上的水墨画,在团块造型上做文章。并加入了傩文化的元素,使之更民间化、神秘化。傩神在传统伦理概念里,具有惩恶扬善的象征意味。他引述出这个颇具神性的符号,以期提升人们对精神层面的一种追求。他说,我也是在路上,还在探索之中。

  陈彦河的艺术观:重拾中国水墨精神

  艺术简介:

  陈彥河,字溯,号古铁,1971年生于陕西,1995年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中国画专业,师从西安美术学院教授、当代著名山水画家陈国勇先生。现为江西省省画院特聘画家,江西省古陶瓷研究会会员,中国古兵器凤凰彩票娱乐平台(5557713.com)收藏协会会员。

  多年来进行大量的水墨探索和研究,并对古代艺术品与现当代中国水墨的美学特质进行多方面对比研究,尤其是在西方美学与东方美学的融合上进行了一定的探索,并在其作品中得到体现。喜欢游历、好古玩、喜藏残缺之美器,崇尚随机生发,借古开今。绘画以大写意著称,尤擅佛道人物。喜不尽处尽之,不了处了之。他的作品被国内外多家美术馆及艺术机构收藏。

  革新的西方艺术:忘我的强大力量

  回顾近代之中国,林风眠、吴大羽等代表性的人物做过一些有益的尝试。但是到了文革时期,艺术创作完全出于政治的需要,在这样一个被压制的年代里,艺术几乎处于共产主义信仰的创作状态。直到改革开放以后,随着西方大量的资讯纷至沓来,西方文化和中华文化不断地撞击,中国艺术家开始重新审视老祖宗留下来的笔墨,发现了更多新的可能,这也为当代水墨凿开了一扇门。

  几千年来中国人的笔墨意趣有着惊人的相似性与稳定性,致使后人一拿起毛笔,就遵循在前人的笔墨技法里唯唯诺诺,俯首称臣。没有自我,没有想到此时此刻要表现自己什么样的艺术感觉。于是在当今各式各样的展览中,看似琳琅满目,实则千人一面。当艺术品缺乏生机,也就缺乏了打动人的力量。陈彦河表示,我们可以参看大量前人优秀的艺术作品,但是当拿起画笔,就应该忘掉一切,忘得越彻底画面就越出彩。因为潜意识会通过画笔渗透出来。

  作为从事当代水墨创作的艺术家,陈彦河认为一定要对东西方艺术都要有所了解。近代的西方艺术经过了毕加索、杜尚以及后期艺术家的一系列变革,被打破摔碎又重新拾起来,呈现出了新的面貌。那是一种统治的力量,忘我的强大。他说对于中国古代书法要重新认识,为什么古人写得如此好,实际上现在的技法并不输于古人,深究其根本在于精神层面不够强大。直至近代的中国书家如于右任、林散之、王遽常等仍然是沿袭传统,并没有根本性的突破。而同时期的日本出现了井上有一,他做出了革命性的变革。

  探索中的当代水墨:自我意识的凸显

  对于描述文学性、故事性或者是带有所谓哲学意义的艺术作品,并不完全符合当代艺术的感受。陈彦河认为每个人在深层次都有一种要释放自我的需求,或者是表达对社会现象一种潜意识的看法。当代一些艺术家通过捉摸不定的水墨、线性的表现方式,绘制出自身也难以名状的一些图示与样式。中国当代的石虎做得较为突出,他以具有神经质的线条表现人们当下一种没有安全感的状态,敏感、惊慌、躁动不安。

  陈彦河的艺术观:重拾中国水墨精神

  实际上中国水墨发展到今天,它的空间越来越大,要释放的东西还很多。包括国际上很多知名艺术家实际上都受到了东方的影响,包括荷兰威廉·德·库宁的大写意油画、意大利翁贝特·波丘尼的雕塑、瑞士贾科梅蒂的雕塑等。那他们传承的当然不是中国画的笔墨技法,而是一种意象的最自我的表达方式。到底何为传统中国画之精神?其实中国历代都有这样一批艺术家没有因循守旧,而是走在当时的最前沿,发出时代的最强音。魏晋二王如此,清代青藤八大亦如此。

  陈彦河的艺术观:重拾中国水墨精神

  谈到自己的创作,陈彦河通过分隔空间的色块、线条,试图表现一种既混沌又概括的艺术感觉。他的墨色晕散出各种变化的神秘意象,隐隐约约、懵懵懂懂。他的线条极富韵律感,时常爆出激越的高音,又或是深沉的低音。仿佛在述说当今社会难以说清的意识状态。他的作品脱离传统意义上的水墨画,在团块造型上做文章。并加入了傩文化的元素,使之更民间化、神秘化。傩神在传统伦理概念里,具有惩恶扬善的象征意味。他引述出这个颇具神性的符号,以期提升人们对精神层面的一种追求。他说,我也是在路上,还在探索之中。

  陈彦河的艺术观:重拾中国水墨精神

  艺术简介:

  陈彥河,字溯,号古铁,1971年生于陕西,1995年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中国画专业,师从西安美术学院教授、当代著名山水画家陈国勇先生。现为江西省省画院特聘画家,江西省古陶瓷研究会会员,中国古兵器收藏协会会员。

  多年来进行大量的水墨探索和研究,并对古代艺术品与现当代中国水墨的美学特质进行多方面对比研究,尤其是在西方美学与东方美学的融合上进行了一定的探索,并在其作品中得到体现。喜欢游历、好古玩、喜藏残缺之美器,崇尚随机生发,借古开今。绘画以大写意著称,尤擅佛道人物。喜不尽处尽之,不了处了之。他的作品被国内外多家美术馆及艺术机构收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