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不知道的野兽派绘画:用狂野色彩奏出和谐乐章

编辑:小豹子/2018-08-20 15:00

  作为20世纪率先崛起的艺术流派,对西方影响深远,但其真正盛行却不过三四年时间,此后野兽派的代表画家均舍去野兽派特色之表现,更是在晚年开创“剪纸艺术”,缘何野兽主义崛起之后又遭“舍弃”?如何欣赏野兽派的风格特色?且听本报记者采访业内专家。

  ?

  ?

  你不知道的野兽派绘画:用狂野色彩奏出和谐乐章

  野兽派崛起让传统恐慌

  野兽派,也称野兽主义,是1898年至1908年在法国盛行一时的一个现代潮流。野兽主义得名于1905年巴黎的秋季沙龙展览,当时,以马蒂斯为首的一批青年画家对感动力稀薄、表现不够深入的印象派画风持反抗态度,继续着后印象主义梵·高、高更和塞尚等人的探索,追求更为强烈的艺术表现,他们主张的彻底纯化,以便更加清晰地表现画家的感情。这些作品在展出时,被形容为“一罐颜料掼在公众面前”。杂志记者、评论家路易·沃克赛勒在一片色彩狂野的绘画作品中间,看到一件模仿意大利文艺复兴初期雕塑家多那泰罗风格的作品时,便随口说了一句:“多那泰罗置身于一群野兽的包围之中。”

  这一俏皮话在杂志上登出,“野兽主义”的名称被广泛认同。翌年,当“笼子”里的“野兽”倾巢而出,举行一个接一个惊人的展览时,“野兽派”这一初含讽刺意味的名称,逐渐失去了它的贬义。

  “野兽派”名称的由来让人想到“印象派”的名字由来。对此,艺术批评家徐子林说,在西方,每一个流派出现的时候,都会跟正统的东西在文化上产生一个强烈的交织或者博弈的关系。“一种新的艺术刚出现时,过去的传统会排斥、不适应。因为新艺术总是攻击正统,而正统的看到新艺术刚形成的时候,会觉得比较粗糙,或者不完美,但他们表现出来的新东西,像野兽一样,会给正统带来一种恐慌感。”

  野兽派主要由亨利·马蒂斯领导,代表画家有“古典野兽”安德烈·德兰、“水彩野兽”劳尔·杜菲、“圣经野兽”乔治·卢奥、“风景野兽”弗拉芒克以及荷兰画家凡·东根等。

  你不知道的野兽派绘画:用狂野色彩奏出和谐乐章

  狂野色彩奏出和谐乐章

  野兽主义画风强烈,用色大胆鲜艳,惯用红、青、绿、黄等醒目的强烈色彩作画,将印象派的色彩理论与后印象派的大胆涂色技法推向极致,并且不再讲究透视和明暗,弃传统的远近比例与明暗法,采用平面化构图,脱离自然的摹仿,以单纯的线条、色块表达自己强烈的感受。

  野兽派继续着后印象派梵·高﹑高更﹑塞尚等人的探索,追求更为主观和强烈的艺术表现。“梵·高为画笔下的人物和风景赋予了强烈的色彩,但你还是能看到艺术家强烈的情感在里面,有原型可以抓取。但马蒂斯就不一样了,他笔下的色彩,可能就不是来自非常激昂的情绪,所表现的物体跟现实可能只有一点点的联系。马蒂斯后期,对现实都不太关注,只是主观性的表现。”徐子林说。1908年,马蒂斯发表了他的《画家札记》,生动地论述了自己的艺术观:“奴隶式地再现自然,对于我是不可能的事。我被迫来解释自然,并使它服从我的画面精神。如果一切我需要的色调关系被找到了,就必须从其中产生出生动、活泼的色彩的合奏。颜色的选择不是基于科学,我没有先入之见地运用颜色,色彩完全本能地向我涌来。”他同时又说:“色彩从来不是数量的问题,而是选择的问题。色彩的泛滥造成了色的无力,然而色彩只有经过精心安排,才能得到充分的体现。”

  你不知道的野兽派绘画:用狂野色彩奏出和谐乐章

  寿命短暂却影响深远

  不过,野兽派的寿命相当短,盛行三四年后,大多数野兽派的代表画家均舍去野兽派特色之表现,产生出特异的样式:弗里茨回到了早年老师教导的传统上,重新看到逻辑性的构图、体积感;安德烈·德兰转向立体主义,后来更抛弃立体主义,迷恋于意大利和德国早期文艺复兴的艺术;马蒂斯一生都在做着实验性探索,采用各种自由手法创造一种新的绘画空间,经历了短暂的立体主义时期,但他从未出现支离破碎的物象,他通过研究如何将物体几何化、简化,在不改变观点的前提下,将大块的鲜明色彩做抽象的安排,达到既富有装饰性又具有空间深度的效果。晚年他因为疾病,不能在画架上作画,更以剪纸的形式创造出新的辉煌。

  但是野兽派对后来的现代艺术影响仍十分深远,康定斯基等画家在一定程度上都受到野兽派的熏陶。谈到野兽派的历史短暂,徐子林表示,“西方艺术家在创新方面表现得特别突出,保持风格也不是西方艺术家的目的,在他们的一生中,其艺术进程经常会经过几个阶段,甚至发生巨大转变,这个转变有时是和他研究的课题、方向有关,有时是与他所处的时代、周围环境的变迁产生强烈响应的关系。这就是西方艺术家发展的线性的逻辑关系,他一定是在这条线上走的,停止了就是告别了当前的艺术状态。西方艺术家终生都要往前走,这也是与东方艺术家不同的地方。”

  你不知道的野兽派绘画:用狂野色彩奏出和谐乐章

  从东方艺术撷取灵感

  徐子林认为,野兽派平涂画面的技法被认为是学习了东方艺术。其实印象派就开始从日本的浮世绘撷取灵感,到了后印象派梵·高更从浮世绘中学习平面的效果,而日本的浮世绘又是从中国的唐朝艺术里走出来的,其透视关系跟中国绘画的散点透视有关。“野兽派学习东方艺术,一个特点是强调东方审美、主观平涂,色彩上强调装饰性,梵·高多少还有立体的概念,马蒂斯基本趋于平面化;另一个特点就是借鉴和利用东方文化中的符号化的图案,马蒂斯的绘画里,经常会出现平面式的图案,比如一件物品放在地毯上、布上,这使得他的作品具有东方文化的情结。”

  同时,留学欧洲的中国艺术家基本上都受到印象派和野兽派的影响,比如林风眠、常玉、潘玉良。“20世纪初期,欧洲艺术正好处于这一阶段,当时中国留学欧洲的画家也正好融入。但可惜的是,因为某些原因,徐悲鸿这条线索发展下来,成为中国到今天写实绘画还受到推崇的原因,但这条线索恰恰违背了欧洲艺术的进展,他回到了西方的现实主义、倾向于古典主义的绘画;而像林风眠、常玉这条线的艺术家,反而没有体现。”徐子林说。

  野兽派画家吸收东方和非洲黑人雕刻艺术的表现手法,惯用红、青、绿、黄等醒目的强烈色彩作画。他们以这些原色的并列,加上大笔触、单纯化的线条做出抑扬夸张的形态,以达到个性的表现,把内在真挚的情感,极端放任地流露出来,他们的作品有明显的写意倾向。

  编辑说:

  我们在欣赏欧洲艺术,尤其是西方现当代艺术的时候,一定要回到历史的环境当中去,要了解当时一些文化现象,如此才能明白,现在看上去很简单的画,在当时可能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。欧洲的很多艺术家,尽管你今天可以用现代的手段很容易超越他们,但你只是在模仿中超越他们。

  狂野色彩奏出和谐乐章

  野兽主义画风强烈,用色大胆鲜艳,惯用红、青、绿、黄等醒目的强烈色彩作画,将印象派的色彩理论与后印象派的大胆涂色技法推向极致,并且不再讲究透视和明暗,弃传统的远近比例与明暗法,采用平面化构图,脱离自然的摹仿,以单纯的线条、色块表达自己强烈的感受。

  野兽派继续着后印象派梵·高﹑高更﹑塞尚等人的探索,追求更为主观和强烈的艺术表现。“梵·高为画笔下的人物和风景赋予了强烈的色彩,但你还是能看到艺术家强烈的情感在里面,有原型可以抓取。但马蒂斯就不一样了,他笔下的色彩,可能就不是来自非常激昂的情绪,所表现的物体跟现实可能只有一点点的联系。马蒂斯后期,对现实都不太关注,只是主观性的表现。”徐子林说。1908年,马蒂斯发表了他的《画家札记》,生动地论述了自己的艺术观:“奴隶式地再现自然,对于我是不可能的事。我被迫来解释自然,并使它服从我的画面精神。如果一切我需要的色调关系被找到了,就必须从其中产生出生动、活泼的色彩的合奏。凤凰彩票官网(fh03.cc)颜色的选择不是基于科学,我没有先入之见地运用颜色,色彩完全本能地向我涌来。”他同时又说:“色彩从来不是数量的问题,而是选择的问题。色彩的泛滥造成了色的无力,然而色彩只有经过精心安排,才能得到充分的体现。”

  寿命短暂却影响深远

  不过,野兽派的寿命相当短,盛行三四年后,大多数野兽派的代表画家均舍去野兽派特色之表现,产生出特异的样式:弗里茨回到了早年老师教导的传统上,重新看到逻辑性的构图、体积感;安德烈·德兰转向立体主义,后来更抛弃立体主义,迷恋于意大利和德国早期文艺复兴的艺术;马蒂斯一生都在做着实验性探索,采用各种自由手法创造一种新的绘画空间,经历了短暂的立体主义时期,但他从未出现支离破碎的物象,他通过研究如何将物体几何化、简化,在不改变观点的前提下,将大块的鲜明色彩做抽象的安排,达到既富有装饰性又具有空间深度的效果。晚年他因为疾病,不能在画架上作画,更以剪纸的形式创造出新的辉煌。

  但是野兽派对后来的现代艺术影响仍十分深远,康定斯基等画家在一定程度上都受到野兽派的熏陶。谈到野兽派的历史短暂,徐子林表示,“西方艺术家在创新方面表现得特别突出,保持风格也不是西方艺术家的目的,在他们的一生中,其艺术进程经常会经过几个阶段,甚至发生巨大转变,这个转变有时是和他研究的课题、方向有关,有时是与他所处的时代、周围环境的变迁产生强烈响应的关系。这就是西方艺术家发展的线性的逻辑关系,他一定是在这条线上走的,停止了就是告别了当前的艺术状态。西方艺术家终生都要往前走,这也是与东方艺术家不同的地方。”

  从东方艺术撷取灵感

  徐子林认为,野兽派平涂画面的技法被认为是学习了东方艺术。其实印象派就开始从日本的浮世绘撷取灵感,到了后印象派梵·高更从浮世绘中学习平面的效果,而日本的浮世绘又是从中国的唐朝艺术里走出来的,其透视关系跟中国绘画的散点透视有关。“野兽派学习东方艺术,一个特点是强调东方审凤凰彩票娱乐平台(5557713.com)美、主观平涂,色彩上强调装饰性,梵·高多少还有立体的概念,马蒂斯基本趋于平面化;另一个特点就是借鉴和利用东方文化中的符号化的图案,马蒂斯的绘画里,经常会出现平面式的图案,比如一件物品放在地毯上、布上,这使得他的作品具有东方文化的情结。”

  同时,留学欧洲的中国艺术家基本上都受到印象派和野兽派的影响,比如林风眠、常玉、潘玉良。“20世纪初期,欧洲艺术正好处于这一阶段,当时中国留学欧洲的画家也正好融入。但可惜的是,因为某些原因,徐悲鸿这条线索发展下来,成为中国到今天写实绘画还受到推崇的原因,但这条线索恰恰违背了欧洲艺术的进展,他回到了西方的现实主义、倾向于古典主义的绘画;而像林风眠、常玉这条线的艺术家,反而没有体现。”徐子林说。

  野兽派画家吸收东方和非洲黑人雕刻艺术的表现手法,惯用红、青、绿、黄等醒目的强烈色彩作画。他们以这些原色的并列,加上大笔触、单纯化的线条做出抑扬夸张的形态,以达到个性的表现,把内在真挚的情感,极端放任地流露出来,他们的作品有明显的写意倾向。

  编辑说:

  我们在欣赏欧洲艺术,尤其是西方现当代艺术的时候,一定要回到历史的环境当中去,要了解当时一些文化现象,如此才能明白,现在看上去很简单的画,在当时可能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。欧洲的很多艺术家,尽管你今天可以用现代的手段很容易超越他们,但你只是在模仿中超越他们。